我們對自己生活中扮演的不同角色,都有自己的定義和好壞期待:
–> 覺得這個角色應該就要做什麼/不做什麼
–> 這個角色怎樣才是好/ 怎樣是不可以接受
靜下心,為自己騰出一些空間,在日常的奔波中,停一下、退後一下
去看出自己的這些定義和期待,然後從角色中去活出人性的部份
投入角色太久,都會忘了身為一個人帶著人性去活著、去待人接物會如何。於是我們容易會:
⭐️以為達到一些條件就是完成角色(靠check list / 檢查清單去愛去活?)
⭐️不大允許脆弱、不大允許與眾不同,對自己和自己的重要關係人有很多框架和不允許
⭐️認為別人都比較好/比較正常,要求自己和自己的重要關係人都要在角色中精進
這樣是對生命的投入還是對角色呢?
這麼提問不是質疑大家平日裡的辛苦和付出,更多是 希望我們的付出是貼近心和生命,而不是為了教條規範的完成
發自心、貼近生命的行動,是有源源不絕的自身力量支持,並且會從中得到各種不同回饋/ 回响
為了完成社會建構的教條規範而行動,常會流於效能的追求,最終不但缺乏人性,也容易感到沈重疲憊。
~共勉之

Add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